巴中通江毛浴古镇:红四方面军在这留下16字训词
发布时间:2021-11-29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1934年11月1日,红四方面军党政工作会议于通江县毛浴镇召开。会议制定的“智勇坚定、排难创新、团结奋斗、不胜不休”的16字军训,言简意赅,内涵丰富,充分体现了坚定不移百折不挠的理想信念;体现了敢闯敢干、勇于牺牲的大无畏革命英雄主义精神;体现了吃苦耐劳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无私奉献精神;体现了团结一致、齐心协力、奋勇开创新局面的集体主义精神。因而,它深深地扎根于川陕红色沃土,成为伟大的红军精神中特色鲜明的“大巴山红军精神”,激励川陕老区人民不懈奋斗。

  1月21日傍晚,天色渐暗,大通江河水流湍急。记者一行穿过一座百余米长的铁索桥,到达毛浴古镇。

  毛浴古镇历史悠久,坐落于大通江河与园池河交汇点处,陆路通秦陕,水路达荆湘,昔日是一个极为繁华的水陆码头,有“小重庆”美誉。上世纪30年代,红军入川,在此建立了中共赤江县委、县苏维埃,留下了著名的16字红军训词。

  如今,古镇南北走向的街道两旁是保存完好的川东北民居,砖木结构,小青瓦屋面,外墙和木门均涂成了棕红色。临街店铺名年代感十足,红军挂面、苏区农资、根据地百货、将军发屋……这里的一砖一瓦都在讲述当年的红军故事。

  青石板铺成的街道狭窄幽长,从空中俯瞰,毛浴古镇宛若龙舌伸于水面,故这里曾用名“龙舌坝”,如今的主街也叫龙舌街。

  龙舌街红色遗迹众多,至今尚存毛浴坝会议会址、赤江县苏维埃旧址、川陕工农总医院、川陕苏区第一所列宁小学、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政治部、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招待所等革命遗迹遗址。

  1932年底,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根据地,由陕南入川。1933年1月,红军在毛浴坝(现毛浴镇)建立中共赤江县委、县苏维埃,辖13个区、2个区级市、84个乡苏维埃。当时,赤江县将毛浴镇上衙门外城门至曾家坝的一条街命名为马克思街,上城门至中街水巷子为恩格斯街,中巷子至下城门为列宁街。

  龙舌街74号是毛浴坝会议会址所在地,这间房屋除了门口立有石碑外,外观与周围的民居几乎无差,但屋内却大有玄机,里面复原了当年那间会议室的模样。

  1934年11月,红四方面军在毛浴坝召开全军党政工作会议,到会连以上干部800余人。会议讨论了当前形势与任务,总结了“反六路围攻”以来的党政工作,创造性提出“智勇坚定、排难创新、团结奋斗、不胜不休”的16字红军训词。

  此外,在众多红色遗迹中,列宁小学一直使用。1933年12月,赤江县组建儿童团,平时学习识字,战时站岗放哨。为让孩子们受到教育,红军在古镇后娘娘庙内创办川陕苏区第一所列宁小学。如今的列宁小学,教学楼崭新,校舍宽敞明亮,实验室、音乐教室、图书阅览室一应俱全,是一所标准的现代化城镇小学。

  龙舌街尽头,是一座明代城门,城墙上的红军石刻标语尤其引人注目。青石堆砌而成的城墙大约两米多高,石刻标语字体很大,文字雕刻力度较深,笔法流畅。标语以红色油漆着色,最近正在进行新一轮补色。

  面向城墙而站,右边城墙上刻着“实行!”“打倒国民政府!”“拥护中国!”“拥护苏联!”“拥护中国青年团!”“川陕工农解放万岁!”等标语口号,“这些都是1933年4月由红四方面军一位名叫魏传统的老红军书写,红军錾字队錾刻的。”毛浴社区党支部书记李华阳介绍。

 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,这些石刻标语也饱经风霜。“老人们说,在红军离开后,地主还乡团回来了,为了防止石刻标语墙遭到破坏,老乡们在石墙敷上黄泥巴,然后在周围修建房屋,把标语墙藏在房屋之间才免遭毁坏。”直到2005年,当地政府把石墙周边的房屋拆掉,这堵石刻标语墙才又一次进入人们视野。

  “左边城墙早年遭到了破坏,是2016年重建的。”李华阳介绍,著名的16字红军训词以及“冲破川陕会剿”“汇合中央红军”等标语也是在那年临摹刻下的,“当时,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,在毛浴镇设了分会场。”

  在李华阳看来,红军石刻标语墙既是见证中国革命历史的“活化石”,又是精神传承的重要载体,“来到毛浴的人都能看到这段历史,所以这也是不可多得的红色教育生动教材。”

  在这个古镇上,临街民居多为一楼一底,下店上宅。2005年,毛浴镇政府对古镇进行风貌改造,将街道围墙、房屋一楼外墙和木门都刷上了红色,营造出浓浓的红色文化旅游氛围。

  时间回到1932年12月,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进入通江后,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进驻毛浴镇,受到百姓欢迎。居民谢裕德拥有一手制作手工挂面的好手艺,但当时物资匮乏,为了迎接长途跋涉而来的红军,谢裕德将家中可以碾碎的谷物和着面粉制作成挂面,煮给红军吃。后来,人们就把谢家的手工面亲切地称为“红军挂面”。

  如今,“红军挂面”的传人谢明友和妻子张正秀仍在毛浴镇经营挂面加工坊,“生意挺好的,经常会遇到慕名而来的游客。”谢明友说。

  从风雨如晦的革命年代到决战决胜脱贫奔康,一碗挂面,不仅见证了军民鱼水情深,也成为老区百姓几代人的致富产业。在这里,红色基因代代相传,革命精神熠熠生辉。

  “我叫红军”的佳线月,住在毛浴镇小河边的谢大成老汉长期患病,卧床不起。老汉身边只有70多岁的老伴和一个从大路边捡来的小女孩,名小红,年龄不过八九岁。一家三口,衣食难保,度日如年。